上部 第五章 装病

装病”!只有这两个字,却让我一夜无眠。这字体我不认识,也无法想出这是一个警告还是一个提示。思前想后,觉得头疼欲裂,忽然间发现天色已经微亮了,却依然理不出个头绪来,只得披衣站起身来活动一下,四肢麻木,痛得我龇牙咧嘴的,但更痛的是头……走到桌旁,拿起昨夜的剩茶,也顾不得许多,一口气灌了下去……好苦!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觉得一股凉意直抒胸臆,脑子顿时清醒了许多。我甩了甩头,决定了,既然无法从客观条件上做出判断,那就只能顺从于直觉了。

装病!!做出了决定,心里顿时安定了不少,仔细想想要怎么装病呢?一回头看见了铜镜里的我,头发散乱,面色苍白,黑眼圈,大眼袋。呵呵!我不禁笑了出来,行了,不用装就很像了……伸了个懒腰,转身回到床上接着躺下,反正是病人嘛,应该躺在床上不是吗?现在就等着小太监或者是小春来发现我的“病”了。

我闭上眼,脑子里像过火车一样,一幕幕地闪现。究竟是谁呢,我不自禁地想着……对于装病的后果会怎样,我倒不太在意,最不济让人赶回家也就是了。想来每次选秀也总得有个把儿人伤风感冒的吧,而且我现在真的不舒服,头疼得很,就算太医来了号脉,不算严重,也至少是个忧思过度、外感内焦吧,这也不算是欺君了。更何况昨天一番经历,我被吓坏了也是有的……

正想得得意,忽听见外面传来人声,有人轻轻敲门:“姑娘,时辰到了,该起身了。”我屏住呼吸,然后咳嗽了几声,并不回答他。外面的太监又敲了敲门:“姑娘,该起身了,时候不早了。”我依然不说话。“姑娘,误了时辰可不行,我可进来了。”他又在外面等了一会儿,这才推开门,先伸头进来看,我赶忙把眼闭上,他发现我还躺在床上,赶紧走了上来:“姑娘,您这是怎么了?”我微微张开眼,低声说:“这位公公,我不舒服……”

“啊?您哪儿不舒服?”那太监用力盯住我看,显是有些狐疑。

“我头疼,身上也不爽……咳咳!”我低咳了两声。“唉呦,这可怎么话儿说的,今个儿可是大日子呀,您等等,我出去一下。”那太监急匆匆地走了出去,我刚想活动一下腿,就听到人声近了,赶忙恢复原样继续装病。

“张总管,您说这事,昨儿个还好着呢,奴才可没觉得怎么样呀,伺候得好好的,今个儿就……”

“你小子少啰嗦!”一个声音呵斥道,我听出来是主管这次选秀秀女起居的张公公,一进宫就说变凤凰变鸭论的那个。

门一推,张公公走了进来,到床边,我虽闭着眼睛,也知道他在细细地观察我。“大姑娘,你哪儿不舒服呀?”他问我。我抬起眼,迷迷糊糊地望着他,“我头疼,身上也疼。”看见张公公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,我暗自警惕着,知道这样的公公都是人精,半点儿差错也瞧了出来。“噢……”他拉了个长声,“昨个儿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

“我可能是睡得不好,想的事太多……咳咳!!”我用更细微的声音说。“嗯,想的事儿太多啊。”张公公不阴不阳地说,“这倒是,你昨个儿……”话没说完他就咽住了,干咳了一下,“这样儿,柱儿,你去请太医来,快去!”

“喳!”旁边那个小太监飞也似地去了。

“大姑娘,要是一会儿太医也说了不好,那我可就只能给你报病了,今儿的大选也就不成了……”我做出一副急切的样子:“我没事……咳咳……只是有点儿不舒服……不碍事的。”说完喘了两口气。“哼哼,碍不碍的可不由你说了算,听太医的吧。”他说完转身坐在了桌旁,打量着我,我又怕演戏过了火位,只能闭着眼,也不敢乱动,就这么僵着。

终于太医来了,让我伸出手来把脉,我偷眼望去,看见太医正闭着眼睛拈胡子,突然张开眼,我赶紧闭眼,觉得他把手拿了回去。“李太医,怎么样?”我听张总管问道。“倒是没什么大碍,不过思虑过甚,外感风寒,有失调养。”李太医慢悠悠地答道。

“那,今个儿的选秀……”

“怕是不成了呀。一是要将养,二是过了病气到宫中也不好呀,我开个方子,姑娘还是静养的好。”李太医走到桌边去开药方子。张公公略弯下身来:“大姑娘,你也听见了,今儿怕是不行了,你先吃药静养吧,我自会回禀主子。”

🐢 落|霞|小|说|ww w | l u ox i a | co M|

“那就麻烦公公了。”我说道。“嗯,柱儿,你伺候着,别让人靠近这里,省得过了病气。”说完抬脚走了。“喳!您慢走,小的送您。”小太监赶忙送了他们二位出去,至于我这个病人倒是先放在了一旁。这倒也好,折腾了半晌,我也出了一身汗,觉得头也不疼了,身上也不热了,呵呵,太医要是再多号一会儿脉,八成就说我没病了。想来小春也不能过来看我了,不知道她今天的结果如何,是一步登天呢,还是……唉!也没力气替她担心了,现在我只担心一件事——我的肚子好饿,咕咕叫。可是受了风寒的病人好像都是要净饿的,我记得《红楼梦》里就是这么写的,既然是贾府的秘方,那想必也是清朝的秘方了……唉!叹了口气,也只好认了,就不知道一会儿的药顶不顶饿了。

那小太监伺候着我吃了药,给我盖好被子让我发汗,我热得要命,肚子里又虚,汗珠子呼啦地冒着,他倒高兴,说是快好了。我哭笑不得,这才体会了什么是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。过了一阵子,也就迷瞪起来似睡非睡的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突然就觉得有人看我,猛地睁开了眼睛,一张笑脸映入了眼底……

我吐了口气,心下终于有些明白了:“小鬼,你来干吗?”如我所料的,笑脸立刻变怒脸。“我说过了,我不是……”他突然顿住了,望着我,“你算计我,成心让我生气……哼!”他瞪了我一眼,我闭了闭眼,笑说:“你也算计我不是吗?”他一愣,看着我,我从被里伸出拳头到他面前,打开,一张小纸条正被汗水牢牢地粘在上面。他笑了,很开心,握住我的手,看着,猛地就亲了上去。我一惊,用力挣脱回来,喘了口大气,不自觉地向手中看去,纸条已经不见了。那小子笑得很得意,我白了他一眼,闭上眼睛静静地等着。

“你还真的病了,厉害厉害……”

我愣了一下,张开眼,本以为他会给我解释为什么让我这么做。“是呀,拜你所赐呀。”我望住他,真的有些生气了。他笑着靠了过来,我往后闪了闪,结果……还是一样,他少爷不动如山,想怎样就怎样,我几乎是恶狠狠地望着他靠在我肩上的脸,正想着要不要给他一拳两脚,我为了减肥还上过跆拳道班,这把子力气还有。

“要不这样做,你今儿个就得去八哥那里了。”

“啊?”我拧过头来看,他正定定地望着我,眼里有着我说不出的情绪以及一抹伤痛。我突然平静下来了,甚至不想去追问去八爷那里是什么意思,只是让他靠着我,静静地替他分担那些未知的东西。唉!想到他的一生,我不禁更加怜惜起眼前的这个男孩子。正想着,门突然开了,我大惊望去……

只见小太监秦柱儿探了头进来,我的心跳急速加快,第一反应是想把我身旁的十三阿哥用被子蒙了起来,毁尸灭迹,可潜意识里又明白这么做毫无用处,因此一瞬间脑子里转了几百个念头,却无一有用,当下里只能在那里发愣,正不知如何是好。“你现下就是杀了我也说不清了,呵呵!”十三阿哥突然在我耳边说道。我一惊,反过身去看他,还是自在地靠着我,笑眯眯的,我有点懵了,这时秦柱儿走了过来在一旁站定,我看了他一眼,没什么表情,我吐出了一口大气,明白了,回过头狞笑着说:“没错,把他一块儿杀了我就说得清了吧?”

“哈哈……”十三阿哥狂笑出来,真让人气得牙痒痒呀,自从认识了他,几乎是每回都被吓着,嫌我命长吗?还没轮到我嚷嚷,秦柱儿已经冲了上来:“我的好主子,小点儿声,被人听见了可不得了,您知道其他爷在这儿可都有人呀!”

“哼……”他停住了笑,脸色又阴沉了下来,只是捏住了我的辫梢揉搓。我看了他一眼,心中暗自叹息,比起眼前这个一脸阴鸷的男孩,还是那个让人气得牙痒痒的十三阿哥好。正想着,听见小太监说:“爷,该走了,过会儿子就选完了,大伙儿都回来了,让人撞见,可不成。”胤祥一抬头,怒视着秦柱儿:“你以为爷怕吗?”秦柱儿忙跪下了,“唉,主子,您不怕,也得替茗薇姑娘想想吧……”他一愣,看向我。我平平静静地看回去。

“你怕吗?”他问道。“怕呀!”我实话实说。当然怕了,被人逮到了真不是玩的,但也不是很怕,想想怕死是真的,但不太怕出事,兵来将挡嘛。可是在皇宫这种地方出了事,大概也就离死不远了吧,所以还是怕的好……正在胡思乱想,两眼也下意识地盯着他看。忽然他笑了:“你真的跟别人不同,别的姑娘肯定会说跟我同生共死什么的,你倒是老实,哼哼……”他转过头去,身子还是不动。我看着秦柱儿急得直冒汗,却不敢深劝,想来也是知道这位主子的犟脾气,只是一个劲儿地给我做眼色。我揉了揉被他枕得酸痛的肩膀,看他还是不理我,心里明白,他是喜欢我的与众不同,但现在这与众不同却让他不舒服,叹了口气,还是个孩子呀。我伸过手去,把他的脸扳了回来,看着他的眼睛,那么倔强,有人说自尊与自卑就是正反面,那么多的伤痛没有压垮他,可却把这孩子变得敏感多刺。

“这宫里有你关心的人吧,你不想让他们为难吧?”我淡淡地笑说,他一愣,就极锐利地看着我。我依然平静,他这么聪明不可能不明白我的意思,那位四爷是他最亲厚的人吧……他慢慢伸手抓住了我的手,将我拉向他,我知道自己不能挣脱他,更何况我并不讨厌这个倔强的男孩,感觉有点儿像弟弟,还有些别的什么,转念间已被他紧紧地抱住。

“四哥在帮我想办法,总之会让你留在我们这边,所以,你……”他顿住了,放开我,定定地看了我一眼,就转身走了出去。我一愣,看他走得那么坚决,只留了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。“知道了!”我不自觉地大声喊了出来,中气十足。秦柱儿正要跟着出门,被我吓得脚下拌蒜踉跄了下去,只是抬头傻愣愣地看着我,我听见了外面隐隐的一丝笑声,就吐了口大气,低下头,望着半坐在门边的小太监笑说:“呵呵,我的病好了,柱儿公公,好酒好菜的有?”

真是心满意足呀,吃饱喝足又擦了个澡,干净清爽的半靠在床头,随手找了本书看,一页页地翻着,可心思并没有在这上头。今儿个十三阿哥来,也并未细说来龙去脉,自个儿仔细想想,也只是有了个大概轮廓:第一,十三阿哥想要我,而四阿哥好像并不反对;第二,八阿哥那里好像也对我有兴趣,至于原因,我想应该是因为我现在的这个父亲及亲族的势力吧,要说两股势力为了别的苗头倒在其次,想来那四阿哥八成也是因为这个缘由吧。倒是十三阿哥胤祥……

我不禁摇了摇头,相信他首先是对我有好感才想要我,但那个原因恐怕也占了一部分吧。我还没幼稚到看什么都是粉红色,史书读得多了,这些人都早熟,争权夺利恐怕已经是种本能了。不过根据历史经验以及我的观察,如果现在要是非留在这个时代不可的话,十三阿哥以及他背后的四阿哥倒是最好的选择。我不禁苦笑,在家的时候老被老妈说没长心眼,什么事都不过脑子,可在这里,被这现实弄得干什么、看什么都像圆白菜,非得一层一层地扒开来,见到心儿了才踏实。以前觉得这人心眼儿太多了就有点儿变态,看谁都像坏人,可我现在看着别人最起码都像半拉坏人,难道说我已经变态一半了吗?

唉……难得糊涂,我真有点儿体会了,这再好的事情也抗不住瞎琢磨呀。抬头转了转脖子,望望窗外,已快晌午了,应该选完了吧,不知道小春怎么样了,希望她一切顺利。姑且不说我真的喜欢这个朋友,今天心里已然放了这么多心事,要是再来一个泪眼美人寻死觅活,那我可……想到那种情景,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掀起被子,下床走走,命令自己今天不能再想了,这简直是在伤害身体嘛。在屋里转了两圈,思绪猛地又回到了那句话“留在我们这边……”什么意思呢?我们,指的是他和四阿哥,还是……“啊!”我不禁叫了一声,不行不行了,头都疼了,算了拉倒吧,爱谁谁了。既然直觉让我选择相信十三阿哥,那么就相信!

下了决定心里就不闹腾了,倒杯茶漱漱口,转身刚回到床边,就听到外面一阵嘈杂,难道是她们回来了?我赶忙钻回被窝,定定心,拿起书,竖起耳朵听动静。唧唧喳喳乱七八糟的也听不清,只能分辨出有人的声音亢奋,也有人在哭……我不禁紧张起来,那小春……

一阵脚步声传来,隐约听见有人在向秦柱儿打听我的病,八成是小春,正想着,脚步近了。“姑娘的病已无碍了,发了身汗,不过还是别多说话,得静养。”小太监低声说。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
果然是小春。我忙躺下,盖紧被子,闭上眼,心里想着如果听她的声不对,那就只好先装睡了,等她冷静点了再跟她细谈。就听见她推门进来,“姐姐?”小春唤了我一声,可我真的听不出她情绪的好坏,我的天呀,这可怎么是好,一咬牙,早晚伸头都是一刀,我睁眼向小春望去,不禁愣住了,这是怎么回事……

迷迷蒙蒙的,两眼似幻非幻,显然是在看着我,可眼光已然穿透了我,落在未知的地方。我愣愣地看着小春,心里犯嘀咕,这到底是怎么了,是选上了还是落选了呀,难道!!!我的冷汗刷地一下流了下来,话一出口已然后悔,“你见到太子爷了?!”小春大惊,定定地看住了我,我打了个哆嗦,脑子里拼命地转念头……

“姐姐,你……”小春眼珠放射出幽暗的光芒。“啊?难道我真的说对了?我只是顺口一说……”我摆出一副比她还吃惊的样子,看着她。见小春暗暗地吐出口气,可还是有些怀疑,不说话,只是上上下下打量着我。我反过去问:“你怎么了,见就见了,难道还有别的……”

“没有,没有,只是被您吓了一跳,猜得也太准了。”小春忙打断了我,急火火地说,脸色都红了,很漂亮。我的心却沉了下去,很明显是私下里见到了,没别人知道,她也并不想让我知道。想到这儿,我不禁冷笑,这地界儿还有秘密吗,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知道了吧。看我面色沉郁,小春有些心虚,“姐姐,就是打了个照面,没什么。”我看着她,笑说:“那也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的,跟没见过世面的小家碧玉似的。”小春见我并不深究,放松了下来,笑眯眯地说:“那是,哪能跟姐姐比肩,豪门大宅的。”我笑瞪了她一眼。小春在我身边坐了下来:“还没问您,身子怎么样了,看着气色还好。”又伸手到我额头轻探了一下:“也不烧了,这就好了,早上听小太监一说,好像很严重的样子,白白担了半天心。”我看着小春那温柔的双眼,心里叹息,难道真的是命?结果明摆着,可我能帮她吗?现在我连自己都……

“姐姐?”小春碰了碰我。“啊……谢谢你了,让你操心,太医的药好吧,反正我现在觉得身子很轻快。”小春点点头,又摇了摇头,我很奇怪地望着她,不明白这是何意。“可惜了,偏偏是今个儿早上病了,耽误了正事儿。”我一愣,原来是为了这个,我笑了笑:“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情了,老天注定如此,我也莫奈何呀。再说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嘛!”小春笑了:“我就知道,姐姐是个心胸开阔之人,还真让您说着了,可也是福呢。”我看着她,满眼的问号,这丫头却卖起关子来了,我伸出手去呵她的痒,她躲不过:“哈哈,好了好了,我告诉您,您去了长春宫,做了女官。”我顿了顿,慢慢地把手收了回来。小春看我若有所思的,问我:“您知道那是哪儿?”我淡淡笑了笑:“知道,德妃娘娘的寝宫。”

女官呀……我端了杯清茶坐在窗边,这安排我倒也猜到了,无论如何他是不会让我做嫔妃什么的,做宫女又委屈了我,让我出宫去四阿哥的宅第,恐怕八爷他们又会有什么花样,所以,做女官是最好的了。德妃是四阿哥、十四阿哥的亲娘,十三阿哥又是跟着四阿哥长大,呵呵,看来我应该是不会受什么委屈了,应该是吧……

一阵微风吹来,我望着薄薄的夜色,闭上眼睛,静静地感受着夜的温柔。真是紧张刺激的一天呀!我的命运在一天中决定了,而让我有些害怕的是,这命运更多的是由别人来决定的,唉!

“呵呵,嘻嘻……”一阵笑声隐隐地传来,我张开眼望过去,是从纳兰蓉月的屋子里发出来的。今个儿下午已经听小春讲了,她是唯一一个被封嫔的,还有那么三四个做了贵人的,所以她当然得意,蓉嫔呀……至于小春则做了常在,品级不高,可也算皇帝的女人之一了,如果命好,还是有希望的。我不禁摇了摇头,唉!也学会拿命运来解释一切了。小春倒是安之若素,荣宠不惊的,可我心里明白,这才可怕。今天之前她想的就是屏雀中选,光宗耀祖,可现在却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,难道说她真的会走到那一步?我打了个冷战,那太可怕了。她已经是皇帝后宫的一分子了,身份几乎无任何可能来改变,就算皇帝永远想不起她是谁来。我总觉得怪怪的,小说是小说,那是杜撰的,怎么可能会有真事呢。可转念一想,我会跑到这个时代已经是最大的不可能了,那这也就没什么好稀奇的了。我暗暗下了决心,要尽力帮助小春,因为她是个好女孩,也是我在这里的第一个朋友。我站起身来,伸了个懒腰,决定上床去睡觉,明天就要去长春宫了,张公公晚晌时已通知了我,阴阳怪气的。我自己明白,像我这样生了病都没去选秀的人却还有这么个去处,那一定是有故事背景的。可我什么也没说,只是毕恭毕敬地接了那个类似委任状的票子。

明天我将真正开始皇宫生涯,我再次提醒自己一定要谨慎小心,步步为营,找到那个秘密,然后回家去。但我的心又有些隐隐作痛,十三阿哥,他在我心中的感觉已然有些变了,我不知道我所做的一切是不是在利用他,一想起那双倔强的双眼,像结了冰的水面,冰下依然是水流湍急,如果不小心踩破了……我觉得心脏好像被一只冰冷的手狠狠地攥了一把,不能呼吸。使劲甩了甩头,做个深呼吸,钻进了被窝,不去想了。我从未想过伤害谁,也会坚持这样做,至于结果如何……

“呼!”我吹熄了蜡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