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部 第四章 相逢 · 一

今天是个好天气,令人神清气爽。一大早就被丫头叫起,梳洗打扮,我困得迷迷瞪瞪的,眼睛都睁不开,也就随她折腾,当她要在我脸上做文章时,我已经清醒了,说什么也不愿意。我本就不爱化妆,所以老是不自觉地去摸脸摸鼻子,这要是打粉涂红的,我伸手一摸,那乐子就大了。可小桃又说,哪个秀女是素着脸进宫去呀?也不符合规矩。我想想也是,就由她去了,只是提醒她清淡妆就好了。“您就放心吧,给您打扮了这些年,我还不知深浅吗?”丫头笑着说。我就闭目养神,觉得脑子里空空的,也不知在想什么,小桃的手脚向来利索,不大会儿的功夫就弄好了,让我端详。我在镜子里看了看,只见一个眉清目秀、清朗斯文的女子正笑望着我,真的没有半点媚俗。

“嗯,好呀。小桃你真厉害,把我弄得漂亮多了。”我不吝夸奖,丫头开心地笑了:“哪呀,倒是小姐您最近变了,不一样了。”我有点儿吃惊,看向她去,她倒是没什么感觉,“真的,小姐,反正您整个人的样子跟以前不同,我说不上来,反正是不同。”我放下心来,看来她只是觉得我气质有变,倒没有联想到别的上面去,就笑问她:“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?”

“当然是好了,觉得您变得开心了,而且样子变得有点像大少爷,文绉绉的。”我不禁笑了:“小丫头嘴巴越来越甜了。”

“才不呢,我去给您看早膳去。”小桃笑着去了。

说到那个弟弟,我不禁想起前儿个接到的家信,说我弟弟明晖现是八阿哥的伴读,也常宿在宫里,要我们互相照应着点。我从未见过这个姨娘生的弟弟,姨娘和妹妹也未见到,我在家中的时候,他们回苏州探亲去了。我从侧面向小桃打听了一下,也只是知道彼此之间处得还行。那个弟弟很是聪明能干,与我也还合得来,我也就稍稍放下心来,总不会无缘无故地来找我麻烦就好,至于他是否能聪明到看穿一切,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正想着,看见小春进了来要与我一同进餐,我笑着招呼她坐下一起吃饭。用毕膳,我们两个人携手走去前院集合。刚到前院,就看见了纳兰蓉月如被众星捧月般妖娆走来,走到我面前顿了顿,我笑着点了点头,她一怔,接着就去了。我回过头来看小春也正愣愣地看着她离去,不知在想什么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啊,没事,姐姐,我们也过去吧。”她好像惊醒了过来,赶快拉着我的手走。我心下有些纳闷,总觉得她的情绪不对头,可她不说我也没辙,只好多留心一点了。我们大家按着顺序俩人一组上了马车,我和小春并不在一起,同车的女孩只是脸熟,平时见了面也就打个招呼,因此一路无话。

向着紫禁城出发,我靠着车窗,望着外面蓝蓝的天空,想着现在的北京哪有这样干净,可不知为什么,我却好想回去。从我来了这里之后,我是第一次这样的思念着我的家人和我原本的生活。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未来就好像这天空一样,清澈透明却什么都看不到。不一会儿的工夫儿,就进了西华门。四周都站满了卫士,持刀佩剑,那宫门高高的,好安静。这本是在21世纪见惯了的地方,可是现在我却觉得它好威严,那种压迫感异常强烈,我的心有些乱跳,脸上还好,扭头看了一眼同伴,只见她在拼命地扭着手帕,两眼直直地望着我。

落·霞^小·说 🐣 w w w…l u ox i a…c O m …

车子慢慢地走着,我四下张望,亭台楼阁,宫阙连绵,什么都是高高的、大大的、静静的,见不到一棵树。红墙金瓦衬着蓝色的天空,汉白玉的栏杆,那么美,可却让我觉不出一丝温暖,只觉得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,我不自觉地搓着手臂。说来好笑,我对这里很熟悉,以前不知来了多少回,看这路径是往隆宗门去的,过了那儿再往前走就是御膳房了,心想这是要去哪呢,总不是直接送到御膳房就剁了吧……

“哧”地一声,我不禁笑了出来,一抬眼,看见那女孩以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我,我对她笑了笑,又扭头去看外面。果然如我所料,过了隆宗门就让我们都下了车,清点了人数就排着队往储秀宫的方向走去。我越走越觉得这跟我去找小秋那次走的路径好像一样,就四下留意起来,看看是否能发现那个神秘的屋子。可刚走了一多半儿,就向西拐到了一个大院落,人人都被分配到一个单间里,有太监苏拉伺候着,一个老太监宣布了规矩,大意是不能乱走,要守规矩等等。我跟小春这回离得远了点,不过也还可以,我听着好像在规定的时辰里还是可以串门子的。

进了我自己的屋子,环顾四周,也只是简单的床、桌、椅、柜。我把自己的包袱放在一边,想喝口水,可也找不到水壶,不禁想起有小桃伺候的时候,心下哀叹,果然是由奢入俭难呀!这才俩月我就有了依赖性。推门出去想看看有没有人管,只见四下里很寂静,那些秀女好像都歇着了,我这人从小就不爱睡午觉,又不好意思去打搅小春,只能自己拿着水壶在院子里转悠,看能不能找到水房。走到一个廊子上,惊喜地发现这里有个小小的花园,假山、小桥、流水,不禁开心地走了过去,蹲在水边,看着水中的锦鲤向我游来,可能以为我要喂食,我伸出了手去逗·弄它们。

“喂,你还是那么自在呀。”一句调侃从我身后传来。我一惊,马上回过头去,那张隐约烦扰了我两个月的脸庞正在对着我笑。我站了起来,心下有些高兴,还有一些未知的情绪在翻搅,“哼,你也一样还是神出鬼没呀,小鬼。”他纵起了眉头:“叫你不要叫我小鬼,咱们一样!”

“呵呵,是呀。”我一笑,不管怎么说,在这里见着个认得的人还是一件满开心的事。可转念一想,“你怎么会在这儿,你到底是谁?”我直视着他,只见他无赖地笑着走上前来,“你亲我一下,我就告诉你。”我头发差点没竖起来,这小色鬼,还真是……

正想给他点教训。“十三弟,不许胡闹!”一声呵斥传来,很是威严,我转过头看去,一个二十上下的青年,一身天青色的长袍,腰间系着一条黄色的腰带,容长脸,卧蚕眉,鼻正口端,只是一双幽黑的眸子冷冷的,好有压迫感。而这时,那双眼睛正定定地望住了我。“四哥,你怎么来啦?”那男孩不惊反笑问道。

好,这下好了,我的头发真的竖起来了,要是再不知道他们是谁,我就真是傻子了。我傻傻地站在那里,看着只存在于史书中的人物真切地站在我的面前,我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,脑子里乱乱的。

“四哥,她就是我跟你提的那个秀女……”恍惚间,那男孩——不对——应该说是十三阿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我猛地回过神来,发现那四阿哥,也就是未来的雍正皇帝,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,我暗自吞了口口水。

“雅拉尔塔家的?”

“啊,是。”我赶紧定了定神,安静地答道。“你知道我们是谁?”我一愣,看了他,又看了十三阿哥一眼,直觉上想回避这个问题,总觉得跟他们连在一块不好。可那个雍正的眼神太可怕,我真的觉得像看进了我的内心深处,让我的心脏有种结冰的感觉。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,我反而镇定了下来,端正地福下身去:“现在知道了,给两位阿哥请安,爷吉祥。”我一丝不苟地按照所学的规矩做了下去。

“哦,起来吧。”

我起身抬头,却看见这四爷的眼里多了些趣味。“她怎样?有意思吧。”十三阿哥在一旁笑问。“哼。”四爷冷淡地应了一声。我这样被人当面评头论足还是头一回,可又没辙,心想你们当我是死人,那我就当好了。正别扭地站在那里,忽听得人声传来……

“四哥好兴致,居然也会跑到这边来看秀女?”一个粗豪的声音传来,我顺着声音望去,假山石旁正倚着一个人,浓眉大眼,狮鼻方口,正大大咧咧地望着这边。“看来四哥平时也是假道学呀。”那人撇了撇嘴。

“十弟,别胡说。”忽然另一个温存的声音传来,我眨眨眼,看见又有一个人从假山石后转了出来。月白色的袍子,身材修长,圆脸,眉开目朗,面带微笑。他看了过来。我的眼光正和他对了个正着,他一愣,对我打量起来,我低下头去,摆出应有的礼仪,可心下已隐约猜出他们是谁了,心里有些好笑的意味。老天待我真是不薄,刚进宫的第一天,就让我见识了这么多的人物,真不知那些史学家得多嫉妒我这番遭遇。可转念又想起史书上所说的这段历史,这群兄弟之间的皇位之争,不禁暗暗皱了皱眉头。我可不想去搅这个混水,暂时留在这儿只是想见识一番,可没想死在这里。再想想眼前这些人的手段,我突然发现身上的冷汗不停地冒,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。人影一闪,十三阿哥胤祥靠了过来,我抬头望去,他斜斜地挡在我身边,虽然只比我高半个头,却很给我安全感,一只手握住了我的手腕,很紧,有些疼,但我知道不能挣脱了他的这番好意,唉!这个孩子……至于其他人怎么想,也只能硬不去理会了。

“八哥、十哥兴致也不错呀。”我听见他反讽了回去,十阿哥听了脸色一硬,张嘴想说什么,可看看四阿哥又咽了回去,那四阿哥胤祯还是那样冷冷的,并不出声。“呵呵,只是下了学路过,听见这有人声,过来瞧瞧,可巧儿就碰上了。”八阿哥胤祀笑着说。

我在一旁静静地打量,显是他们对老四比较顾忌。我旁边那位自是不放在心上,想想不论是正史还是野史,这十三阿哥的命运都甚是坎坷,令人可怜可叹。我的心里有些痛起来,不禁向他望去,那双黑黑的眸子正望向了我。我不知道我的表情含了几分怜惜还是什么,他愣住了,尔后又开心地笑。我傻傻地看着,只觉得他开心的样子让人觉得很温暖。

“这位姑娘是……”那温和的声音响起,我猛地惊醒了过来,想起了自己在哪,跟谁在一起,忙暗自收敛心神,打醒十二分的精神应付。说来也怪,刚才万分激动的心情这会儿竟然平静了下来,可能因为我来自未来,说是看透了事情也好,还是自身有着置身事外的感觉也好,对着一群我已知他们命运如何的人,我有着很超脱的感觉,有点儿像看戏,只是自己置身其中罢了。不过还是暗暗提醒自己,尽量不要影响历史,说话做事都要小心。可是不管怎么说,我心里平静得自己都有点儿吃惊,呼口气,端正地福下身去:“给八爷十爷请安,二位爷吉祥,奴婢是……”话还未说完……

“姐姐?!”一声惊呼响起,我不禁站起身来望去,一个年纪与我相当的男孩正惊讶地望着我,眉清目朗,与我有几分相似,我心下明白了,微笑地向他点点头。

“是你姐姐?明晖。”十阿哥惊问道,又扭头向我打量。

“原来是英禄大人的掌珠。”胤祀轻笑着说。

“是,是奴才的大姐,听父亲说今个儿进来,没想到这就碰上了。”我那个弟弟毕恭毕敬地说,抬眼又看见了胤祯、胤祥站在那里,忙上去行了礼,倒是我这个姐姐却不敢多理会,只是眼里闪着无数的问号。我看着他,只能苦笑,这让我说什么,我也不明白怎么就都碰到这儿来了。只觉得他们兄弟之间暗潮汹涌,我虽站在岸边,也被这浪头拍得难受,说不出的别扭,可又不能走开。正不知如何自处,看见一个小太监跑了过来,猛地当头见了这些爷,他也吓愣住了,赶紧着上来都请了安,看见了我,想说话,却又站在了一边。

“什么事儿?”四爷问道。

“啊,回主子话,奴才是出来找这位……嗯……这位姑娘。秀女们都该集合去储秀宫了。”

“喔,不是明个儿才正式选吗?”八阿哥问道。

“是,今个儿纳兰主子和其他几位主子在一起祈福,拈的时辰,今个儿下午只是想先看看,所以……”

“嗯,知道了,那你快领这位姑娘去吧。”四阿哥说道。

小太监跑了过来:“姑娘这边请。”我这才反应了过来,给他们行了礼,知道十三阿哥一直看着我,我却明白不能回头去看。这群人精在这儿,错了半步都会种下祸根。我挺直了背脊,随着小太监离去,不知是不是神经质,只觉得几道视线灼射在我的背上,我的心拧了起来,可半点儿也不想被看了出来,依然是安步当车地走了去。

转过了廊子,挡住了那些视线,刚松口气,忽听见十阿哥说:“哼哼,明个儿选秀女,我得去瞅个热闹,四哥,八哥,十三弟,一起呀?”那语气让我一惊,只觉得其中充满了不明的恶意。我才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,不知道明天又会……

“姑娘,这边走。”

“啊。”我一抬头,看见那小太监正莫名其妙地看着我,这才发现我不自觉地停了脚步,扭头也听不到什么了。叹了口气,隐约察觉到有些事情已脱了我原本的轨迹,我却无力拉回。脚步沉重地随着那小太监去了,太阳辣辣地照射着我,我觉得周身冰冷,这是我来到这里第一次不敢去想明天的事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