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部 第二章 选秀

空气中有种淡淡的香气,蓦地张开了眼,仔细想了想,才明白自己这是在哪里。看着绫罗纱帐,织锦棉被,一时之间有些恍惚。正想着,听见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。

“进来吧,我醒了。”我甩了甩头,试图让自己更清醒些。“吱呀”一声,门开了来,小桃小菊端着梳洗的用具走了进来,“小姐醒了,昨夜睡得可好?”

“还好,就是梦太多,睡得不安稳。”我笑着打了个招呼。一翻身起来坐在床沿上,小桃走上来帮我更衣,我觉得别扭,可想想又忍住了,就随她去了。洗漱完毕,小菊帮我梳头。“别盘什么花样了,编个辫子就成了。”制止了这个丫头想在我头上大做文章的举动,我可不想一天扛着个沉重的脑袋晃来晃去。等她梳完了,我自己在照身镜里瞅了瞅,雪白的褂子,绯红的比甲,乌亮的头发,看来极是清朗文秀。不禁心中暗喜,原来自己穿上了古装,倒是比牛仔、衬衫来得漂亮有气质。

“小姐起身了吗?老爷太太已经在前厅了,等着小姐呢!”门外传来了一个丫头的声音。“就来!”小桃答道。

“小姐,太太的丫头来请了,咱们这就过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想来是要去问安。我肚子饿了,可又不好意思提,想想过会儿子总是要吃早饭吧?现在也只好忍忍了。

早上的空气很新鲜,带着那种让我从睡梦中醒来的香气。我不禁做了个深呼吸,又挥了挥手臂,突然发现几个丫头正睁大了眼睛看我,回过神儿来,悄悄吐了下舌头,又装作敛容端庄地向前走去。过了一个穿花小门,进了一间采光良好的厅堂,看见老爷太太正坐在主位,我走上前去,福下身:“女儿给阿玛,额娘问安。”

“好好,小薇呀,你昨天睡得可好?”太太满脸温柔地问我。

“很好,劳额娘费心。”

“你今天收拾一下,就要过去了。”老爷的声音突然传来,吓我一跳。“过哪去?”我直愣愣地就问了出去。“你这孩子,生了场病,就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了,今天你就要去海子边的别院呀!所有的秀女都在那里,以备初选呀!”太太赶紧答道,显是怕我又惹老爷生气。“是。”我低头答道,心中有些惶恐,虽然一直想去见识,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。我对这里的人情世故还不太了解,就被送去那种规矩多多的地方,要是出了纰漏,要了我小命,那可就不好玩了。正在胡思乱想,又听见老爷说:“有丫头跟你去,你不用担心没个贴心人,不过到了那里要事事谨慎,规行矩步,不可再任性妄为了。”

“是,女儿知道了,请阿玛额娘放心。”我心中暗喜,好在还有人跟我同去,有了问题也可以问询一下,至于其他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太太走上来拉住我的手:“走,先去用早点,娘再帮你归置归置。晌午就该去了,也不知道以后……”说着话就抹眼泪。我眼角瞥见老爷一脸的不以为然,心中苦笑,赶紧拉着她往外走,心想不管如何,填饱了肚子是正事。我心里虽然不踏实,不过想想过了中午就可以看见一群美女去争奇斗艳,想来也是件蛮有趣的事情。昨晚上又打听出这家的小姐也只是略通文字,不是什么一代才女。这时代的女人大部分都是不识字的,要读也都是些《女诫》、《三字经》什么的。想来好笑,我现在这个爹是因为仰慕外祖父的才华,才去娶了娘,却偏又认为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。不过这样也好,要是他把自己女儿教得琴棋书画无所不通,那我今天可就只有撞墙的份儿了。

我走在这花团锦簇的院子里,呼吸着依然香甜的空气,带着期待而又不安的心情等着那个时刻的到来。这是我误打误撞回到这个时代以来,第一次有机会去看看她真正的风貌,而那正关系着我的将来,就像一团迷雾,而我正努力地把它拨开。

💦 落 | 霞 | 小 | 说

“咣当、咣当”声中,马车缓缓地走在官道上,过去的车子也没有什么减震装置,甚是颠簸。好在是在京城,天子脚下,路面均铺着细黄土,感觉还好。只是到了今天才知道,原来自己晕车——晕马车。不过这不能减少我半分的激动和兴奋。

我略掀开车帘,望着外面的繁华景象。天儿正是春夏交汇之际,是北京最舒服的天时气候之一,街上人头涌动,卖凉糕的、消暑用具的、剃头的、杂耍的,看起来好像是在拍电视剧,却又是那么的真实。我贪婪地用眼睛吞噬着眼前的一切,幻想着有天要是能四处去走走看看,那真是不枉来此一遭了。正看着,只见车头一转,顿觉一股凉凉的微风扑面而来,眼前一亮,一大片海子顿时出现在我的眼前,我四下看看,感觉好像是到了北海附近,只是还未看见白塔,想一想,清朝的内务府好像就在这边。马车沿着海子边走,又是一个转弯,哇!我眼前出现了好多的马车,许多人在忙碌着。很多看起来跟我一样的女孩,在下车,进府。丫头、老妈、下人充斥其间,真是乱糟糟的一团。

“小姐,前面就是了,马车过不去,咱们就这儿下车吧。”丫头小桃在车边问我。“好。”我对她点了点头,放下窗帘,扶着小桃的手下了车,跟着她往前走去。后面家丁拿着我的行李,紧随着。我四下张望,看见那些姑娘,有紧张的,有羞涩的,有兴奋的,也有些不知所措的。我暗想,像我这样好像看戏一样的,只怕也是独一份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感觉起来好像是电影学院的招生考试,只是没有男生罢了,我不禁低笑了出来。

小桃莫名其妙地看着我,我摆摆手,示意她继续前进。连拥带挤,总算走到内务府门前,丫头上去报出我的出身、来历、姓名,专有一个太监负责核对名册,只见他吓死眼地看了我两眼,在一个本子上勾了一下并示意我上前,我走了过去,对他微施一礼,那太监又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几眼,“在这儿按个手印。”

“啊,是。”他那个嗓音吓了我一跳,还真是难听,说不出的一种声调。我按了手印之后,就有人上前去接了行李。“你们回去吧。告诉老爷太太都挺好,不必挂心。”我回头打发了家人,“请公公带路。”而后随着那小太监进入府中,也终于迈出了我进这个神秘宫廷的第一步。

府第很大,小太监带着我们七拐八绕地来到了一排偏房,一躬身:“姑娘就住这一间吧,天字三号房。跟您说,住过这儿的秀女,人人都有个好出路。”我一愣,看着他谄媚的笑容,心下有些明白了:“那多谢公公了,小桃……”丫头机灵地拿出一锭银子,看着他眉开眼笑地收了起来,“姑娘要是有什么事情,就找我秦柱儿,保证给您办得妥当。”

“那可真是多谢了,望公公今后多多照应了。”我心想这书里戏里都是这么说的,照本宣科应该没错吧!“成,那您歇着吧,后半晌还有几起子事呢!”小太监躬身退下。

推门进去,甚是简单的屋子,只有一些生活必备的物件,想来大家也都住不长,也就没什么必要布置了。

“您歇会儿,我去收拾归置一下。”

“好,辛苦你了。”丫头自去忙活,我随便拣张椅子坐下,刚想伸伸懒腰,就听见人声传来,看来我暂时的邻居来了。还没等我站起来看仔细,就听见人说:“这间房好,住过着的秀女都有好出路……”我不禁喷笑了出来,看来这内务府有好出路的房子还真多,要照这个架势,那皇宫里怕是早满员了吧?“嗯,真是谢谢公公了。”突然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,我好奇心大起,顺着窗户望去,蓦地,与一双美丽的眼睛不期而遇……

“呀!”窥探的时候被人看了个正着,有点儿不好意思,可是那美丽眼睛的主人却对我温柔地笑了笑,我不禁回她一笑,看她向隔壁走去。看着小桃忙忙碌碌,我自觉无事可做,随手拿了一本从家里带来的书,一看是《竹枝词》。心里虽然腻烦,可也别无他法,只好耐着性子看下去,不一会儿,倒也看了些滋味出来,只当是进行一次中华传统文化的再熏陶吧。

正看着,听见了轻轻的敲门声,小桃走过去开了门,我一抬头,看见一个美丽的女孩正微笑着站在门外,正是我的邻居。我站起来走上前去,还未说话,只见她优雅地福了个身:“这位姐姐,我擅自过来拜见,没有打扰了您清读吧?”我一笑,把书随手递给了丫头,“怎么会,我正愁没人说话聊天呢!”我本性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,但是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,本能地对任何人和物有着高度的好奇。

“快请进,请坐。小桃,去沏茶来。”

这姑娘袅袅娜娜地坐了下来,抬起那双美丽的眼睛,仔细地打量着我,我也老实不客气地看了回去。真的很漂亮,比我好看多了!杏眼,娥眉,白肤,樱口,乌黑的头发,纤细的身材,看来1.6米左右,甚是娇小玲珑,年岁也不过十五六,却偏有一种成熟女人才有的风韵。

“姐姐好美。”

“啊?”我一愣,才反应过来是她在夸我,“您过誉了,跟您比起来,我不过尔尔罢了。”这是真心话,我确实比不上她容貌出众。

“姐姐过谦了,您自有一种文秀清朗的气度,定是出身不凡。”

我心下有些明白,莫非是来盘我的底,看看是否够得上竞争对手?转念一想,我的来历确实不凡呀,来自未来,她倒是没说错,暗自偷笑。那姑娘看我表情怪怪的,有些不知所措,轻微地咳了一声,我一惊,反应过来自己又在乱想失态了,端起了笑容:“我小字茗薇,镶黄旗的,父亲是户部侍郎英禄。”

“哦!原来是雅拉尔塔家的小姐。”我笑着点了点头,小桃正好把茶水端了上来,我谦让了一下,端起一杯,吹着上面的茶叶沫子。

忽又听见她说:“我是汉军旗郑家的女儿。”

“噢,这样呀……”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背景,只好端起茶来喝,以做遮掩。又听她道:“小妹小字春华。”噗……我的一口茶全喷了出去,郑……郑春华???那不是小说里才有的人物,杜撰出来的吗?我拼了命地咳嗽,吓得小桃和这位郑姑娘赶紧走上前来帮我拍抚。好一阵子,才算压了下去。我惊疑不定地望了她一眼,看她也正奇怪地看着我,赶紧把我内心的惊讶和疑问都压了下去。“这茶好烫呀。”我向小桃抱怨道。丫头笑道:“哪有像小姐那样喝茶的,一大口就灌了下去。”郑春华也笑了出来:“姐姐真有趣。”

“呵呵。”我跟着傻笑,心想总算是掩了过去,忍不住又看了她两眼。她抬头望望窗外,“时候也不早了,姐姐也请休息吧!过会儿子还有事情呢!小妹也回去休息了。”

“啊,好啊。”我赶忙站起来送她。到门口,她突又回过身来:“真是与姐姐一见如故呢!不知往后能否继续交往呢?”

“好呀,我也很是开心认识了你呢。”我微笑着说,心下真的不讨厌这个初识就吓了我一跳的姑娘。她开心地笑了:“过会儿再来找姐姐同去。”同去?去哪儿?本想问她,又一想一会儿就知道了,就点点头,看她回屋去了。我转身回来坐下,心中还是激动得很,但又有些糊涂。是巧合呢?还是历史中真有其人?这可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了。现下想破了头也无用,顺其自然吧。刚到这儿就有这么大的惊奇给我,真不知后面还有什么。人受了刺激好像比较容易困,我打了个哈欠,看看时辰,好像离着集合时间还早,告诉小桃到时辰了叫我,翻身上床,立刻香甜地就睡去了。反正有什么事情也管不了,总得养好了精神才能对付,睡梦中不知又会有什么,真希望能梦到家人……

“嗯……”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真是好舒服呀!一觉醒来,觉得神清气爽,心里头很熨贴,觉得今天一定有什么好事发生。昨个下午,我和小春(是她让我这样称呼她的)一起去大厅集合,略数了数,总有五六百人汇集在一起待选,真是环肥燕瘦,各有春秋。以前认为古人长得并不出色,看了那么多现在复原的古人模型,也没觉得哪个很漂亮。不过现在看来真有那么几个是有当明星的素质的,即便在现代,也是美女一名呀!

叽叽喳喳……三个女人一台戏,这么多的女人凑在一起,效果就可想而知了。我和小春一走过去,就有无数道目光扫射过来,从头到脚,无一遗漏地被X光了一下。小春很美,我也不差,俩人走在一起是满扎眼的。我倒是不在乎,在我那个时代,谁走在大街上,不是周围得有个上千号人,还会怕人看?可小春就略有些羞涩了,攥着我袖子不肯撒手。我无奈之下,也就随她去了。

“当!当!”忽听两声锣响,看见一个内务府的官员走上厅前台阶,放大了声音,“各位待选的秀女,从今个儿起两个月内,你们都要在这里,学习皇宫内院的各种规矩,不能离院;过了这段日子,是凤凰是凡鸟也就知道了。望各位安生养息,好自为之。”四周的女孩们又叽叽喳喳地谈论了起来,过会儿也就各自散去了。晚饭都送到房里,自由也不是很限制。正想着,小桃推门进来,侍候我起床,自从穿越到这儿以后,天天有人把我照顾得舒舒服服的,这要是能回到现代,还真得好好地适应一番呢。

“小姐,下午才学规矩呢,您上午想做点儿什么消遣呢?”

“嗯,让我想想……对了,我想出去走走,就四处转转。”

“啊,可是昨个儿不是说了,不让出门呀。”小桃接着说。我笑笑看着她:“干吗?怕我逃跑呀。”这丫头腾地红了脸:“瞧您说的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,别担心,我只是在这府里四处走走,昨个儿来的时候,看见有好几处不错的景致,想去瞧瞧罢了。”

“那我跟您?”

我摆摆手:“我自个儿想清净一下,午饭前就回来,你要没什么事就歇着吧。这几天也辛苦你了。”

“是,谢谢小姐。”小丫头有些意外但又很开心地目送我出去。

我顺着甬道按我的记忆往海子边走去。想着小桃,丫头人不错,但肯定是受了现在我那爹娘的吩咐,要紧盯着我,显是怕我再闹点儿什么事情出来。我摇了摇头,不去想了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些跟我都没关系,我有我自己要做的事情。渐渐地听到了水声,我不禁精神振作了起来。古人云: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”我自小就喜欢那有山有水的地方,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智仁兼备呢?“呵呵……”想来好笑,不禁低笑了出来。

转个弯子后,眼前豁然开朗,一大片水域出现在眼前,翠柳拂岸,波光粼粼,一阵清爽的凉风扑面而来。我深深地为之陶然,深呼吸了一下,大步向海子边走去。到了岸边,看见好多石头砌成的河岸,野趣盎然。我四下观望,除了杨柳、春花,并无别人在,放下心来,拣着一处平坦又紧挨着水面的石头坐了下来,闭上眼睛,感受着微风拂面,点点阳光的照射,心下极是惬意,嘴里不禁哼起歌来。

突然,觉得好像有人在看我,赶紧睁开眼睛四下打量。没有呀……真是奇怪了。转念一想,自从来了这儿每时每刻都很紧张,生怕出了什么漏子被人瞧了出来。过了一会儿,没什么异样的感觉,也就放下心来,自在地享受着难得的安宁。太阳慢慢地上来了,有些热度了,我用手遮着眼,心想反正此处很是僻静,不如……

身随意动,我脱了鞋袜,光着脚浸入了水里。“唉!”我大大地叹了口气,真是太舒服了!这也算是人世一大享受呀!用脚拨弄着水,心下庆幸好在满人不缠足,不然现在看着一双畸形的脚丫,别人不知道,反正我是笑不出来了。看着水面,觉得底下好像影子闪过,是鱼吗?我又往前凑了凑,想看个清楚。

“喂,你好自在呀。”一个声音突然传来。“啊!”吓得我不禁向水面栽了过去,心中正大喊倒霉,胳膊就被人攥住,硬拉了回来。我用手捂住心口,让自己赶紧平静下来,过会儿觉得好多了,定神看时,一双皂靴,雪白的下襟,再往上……

“啊……”我低呼了一声,一双我从未见过的漆黑双眸正定定地望住了我。